小罕王逃生记

管理员 2019-08-14
0 3375

小罕王逃生记

满族的祖先是女真族,居住在长白山一带。到了明朝万历年间,满族出了个大能人,名叫努尔哈赤,后来人称老罕王。努尔哈赤从小家境贫寒,起了个小名叫小罕子。十三、四岁上就流落在辽阳的李总兵家里,当了一名洗脚童。小罕子夫天给李总兵洗脚,看见李总兵的左脚心上长着三颗黑痦子。有一天,李总兵说: “我这三颗黑痦子可了不得,我能当到总兵这么大的官,全凭这三颗黑痦子主贵。”小罕子听了觉得好笑说: “不瞒您老爷说,我的脚心上也有痦子,而且是七颗红痦子。”李总兵不信,叫小罕子给他看,果然不错。李总兵当时什么也没有说,叫他休息去了。

李总兵回到卧室对他的夫人说: “快给我连夜准备好行李和盘缠,我明天一早就要上北京,这回我可要升大官了。”夫人问: “这话怎讲?”

李总兵说: “北京钦天监夜观星象,发现混世龙早已在辽东出世了,要我用心访查,一直没有查到,不曾想咱家的洗脚童小罕子脚上长着七颗红痦子,这件事就应在他身上。我明天一早就把他押解进京,有了这么大的功劳,皇上定然会给我升官,给我重赏。”

李总兵说这话时,被旁边侍侯的小夫人喜花听了个明白。喜花暗下决心要救小罕子,她侍候李总兵睡觉以后,一直不敢合眼,好容易等到夜深人静,偷偷起来到下房把小罕子叫醒了。她把李总兵讲的话一五一十都告诉了小牢子,叫他赶快逃命。小罕子说: “我逃走容易,天明一查,这事必然要连累你,不如咱俩一起逃走。”喜花说:"好。”

原来李总兵有两匹青马,一匹叫大青,一匹叫二青。两个人来到后院,悄没声儿地把两匹马牵了出来,走出后院,小罕子骑了二青,喜花骑了大青,趁关还没亮,就朝长白山方向逃走了。

人急马快,逃着逃着二青趴蛋了,俩人只好停下。小罕子说: “二青不行啦,只好咱两个人伙骑大青逃吧!”喜花说:“不行,大青又饥又渴,也没剩多少脚力啦,眼看天亮了,后边很快就会有追兵追上来,大青再一倒,咱俩人一个也逃不了,我看咱们先歇一会儿,叫大青啃几口草喘喘气儿,我先听着动静,你也抓空歇一会儿。”小罕子一听有理,就依了她,到底是小孩子家不虑事,靠树坐着就打开跑儿啦。忽然间,他觉得有什么东西碰他,睁眼一看,原来是平日喂的一条黄狗不知什么时候跟来啦。再一找喜花,喜花已经在旁边一棵歪脖子梨树上吊死了。小罕子明白了,喜花是为了让他一个入骑着大青马快跑,自己吊死了。他把喜花解了下来,埋在梨树旁边,哭着说: “夫人,你救了我,你好比是我的额额,你是在歪梨树上吊死的,我就叫你歪梨妈妈吧。”这里要交待一下,满族人跟妈妈叫额额,小罕子在这里为什么 歪梨妈妈呢?因为喜花是汉族人。再说小罕子哭过了。这时他发现后面远处赶来了追兵,他就骑上了大青马赶紧往北跑去。

小罕子跑着跑着,大青马也倒下累死了。他对着死去的大青马说: “马呀马!你和二青都是救我累死的,我要永远记着你两个。我要真有当皇帝的那一天,我的国号就叫大清。”

小罕子接着往前跑,越跑越累,后边的追兵也越追越近。正好前边是半人高的荒草甸子,他一头扎在草棵子里不敢动弹。因为跑得太乏了,躺着躺着就睡着了。等他醒来一看,可不好啦,周围的草全都烧光了,只有自己躺着的一小块地方草是湿的。再一看,一直跟在他后边跑的那条黄狗,浑身湿淋淋的,已经累死了。

一原来,明军遭到草甸子,不见了小罕子,料他逃不远,一定是“猫”在哪疙疸了。就放了一把火,满以为大火一起他就会自己跑出来,不出来也得烧死。哪曾想小罕子睡着了,根本就不知道,是黄狗在近旁的水泡子里把身子滚湿了,把水淋在小罕子的周围,他才没有烧死,那得要多少水呀!就这样,活活把黄狗给累死了。小罕子哭着对黄狗说: “黄狗呀黄狗,是你救了我的命,我要永远记着你,我要叫我的子孙后代永远不吃狗肉,不用狗皮。”

哭过了黄狗,小罕子一个人又往前跑,跑到一片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荒滩上,明朝的追兵又赶上来了。他只好匐在地上往前爬,荒草滩子连人也挡不住,眼看着就糟了。这时,忽然天上黑压压的飞来了一群老鸹,呱呱叫着,在小罕子的身前身后落了一大片。有的还用嘴叼他的衣裳襟儿。小罕子就势躺在地上装死人,一动也不敢动。老鸹落在他身上,把他都盖严了。不一会儿,明兵追上来了,离老远看见一群老鸹,就断定这地方没有人。有那眼尖的,虽也影影糊糊地觉着地上躺着个人,只以为是老鸹在叼吃死尸,认为看这个怪晦气的,就越过小罕子,照直朝前遍过去了。现今辽阳以北还有个地方叫野老鸹滩,传说就是当年老鸹救罕王的地方。老鸹救了小罕子的命,他对老鸹说: “老鸹啊老鸹!你们救了我的命,我要永远不忘。”说完,又望着明兵的背影发恨说: “有我当皇帝的那一天,逢年过节,我要杀三千蛮人剁成肉馅喂老鸹。”

后来,小罕子当了老罕王,他不忘前言,给满族立下了几条规矩:一是满族人家在正房西山墙外,立有歪梨妈妈的祖宗龛子。这是为了纪念喜花的。一切祭祀,都象对待祖先一样。但是,喜花到底因是汉族人,不是本族,所以龛子设在门外,真正的祖宗龛子是设在正房西屋屋里的西山墙上,二是满族入不杀狗,不戴狗皮帽子,不吃狗肉。谁要戴着狗皮帽子到满族人家祖宗龛子跟前去,就被看作污辱人家的祖先一样,三是满族人家大门左侧都立有索伦杆子。杆子上有斗,富贵人家是用银子做的,普通入家是用锡做的,里边放有五谷杂粮,这是不忘老鸹救罕王之恩,喂老鸹吃的。

清朝时候,逢年过节,沈阳故宫都要剁肉馅喂老鸪。据说,开始时候是用汶人的肉。后来,老罕王收了一个挺得用的汉族大臣,这个大臣着见每年杀那么多汉人于心不忍,就想了个办法,他对老罕王说: “用人肉喂老鸹不好。”老罕王说: “为什么不好?”他说: “人肉太瘦。”老罕王说: “什么肉不瘦? ",他说: “人的肉是越胖肚脐眼儿就越往里长,这样长不肥。只有一样东西的肚脐子是越胖越往外长,就是猪,天下再没有比猪肉更肥的了,用它喂老鸹最好。”老罕王心里明白他的用意,是想救汉人,他已坐了天下,正想拢络汉人,利用汉人,就采纳了他的建议,每年杀三千口猪剁成肉馅喂老鸹。所以,老年间沈阳皇宫的老鹊不怕人,见吃的就叼,没有人敢管它。

赵连璞讲述 刘琪华整理

整理者附记:

关于老罕王脚心长有痦子的说法有两种:一种说李总兵是三颗黑痦子,小罕子是七颗红痦子,另一种说李总兵是三颗黑痦子,小罕子是三颗红痦子。尽管数目不同,脚心长痦子这一点是一致的,而且前说流传更广,故采用之。

脚踏七星是真命天子,以及黄犬救主,老鹅救驾等说法,都或多或少带有宿命论和迷信色彩。这一点,和历代开基帝王往往托言天命,聚众起事的作法,是完全一致的。历史上,大凡改朝换代的创业者,或在举事之初,或在登极之后,常常制造受命于天的舆论,以号召群众和巩固统治。这样的例子在历史上是很多的。陈胜、吴广起义时的“篝火狐鸣,鱼腹帛书”是尽人皆知的例子。狐狸当然不会喊出“陈胜王”的口号,鱼肚子里更不可能天然长出帛书来。再如汉高祖斩蛇起义的典故,杀死一条白蛇,那白蛇竟被说成是象征秦朝的“白帝子”,刘邦成了命当起而代之的“赤帝子”。史书还有刘邦醉卧, “其上常有龙”的记载。龙这种动物似乎没有谁真的看见过。我们今天读来,一目了然是无稽之谈。就连明代著名的农民起义领袖李自成,在起义过程中也曾借助于“十八子,主神器”的譏文大造舆论。用以标榜自己来历不凡。这一类的例子举不胜举。我认为,本篇有关努尔哈赤的种种传说,也是在类似的情况下,附会产生的。痦子等等,无论出于偶然巧合,或是纯系假托,其目的无非是说努尔哈赤是真命天子,大清当兴。而且极力在为他塑造一副重恩尚义的英主形象。特别在他最终成为满清王朝三百年创业始祖之后,这一传说广泛流传在辽、吉、黑三省地区,是十分自然的。

鉴于民间文学除作为文学作品存在的价值之外,还有其历史、科学、人文等方面的价值。考虑到努尔哈赤其人在满族历史上的地位和影响。因此,按照群众口头流传的原貌加以整理,虽然有涉天命观。但我相信,广大读者是会历史地、批判地认识这些问题的.


摘自:满族民间故事选 (1985 沈阳 春风文艺出版社  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 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分会 编)

ONOFF
即划即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