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族民间故事:傻人有傻福

管理员 2023-03-02
0 2138

一九八六年时候,在满族民间收集民间故事,其中就有哥俩的故事,老大尖老二傻,加上大黄狗或是大黄牛的故事,这类故事非常多,但流传地区不同,传承人不同,出现了二百多个版本。当时为这个故事还开过研讨会。这个故事流传很普遍,所以很多人小的时候都听过类似的故事。

从前,父母去世后,就剩下哥俩,也留下一些财产,骡子马等都有,还有一条大黄狗,一条大狸猫。这哥俩相依为命。老大的心眼多,民间说尖。老二为人厚待实在,言语不多,民间一般就说傻。实际上,就智力上说,也不傻,就是不爱吱声,就是实在。

老大后娶了媳妇,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老大媳妇跟老大一样,心眼特别多。傻老二没有闲的时候,眼里老有活干,一会收拾一下这个,一会又干点那个。即使是阴天下雨了,他也上外边去,倒倒粪或是培培墙,总是不闲着。

无论老二怎么勤快,大嫂也就是老大媳妇还是对他不好,因为大嫂想呀,这小叔子长大了,就要娶媳妇,就要分家产,所以她就有歪心眼,不待见老二。

老二有自知之明,也不在屋里住,他就住柴火棚下,跟大黄狗和大狸猫为伴,他们一起住。他把大黄狗和大狸猫当做自己知心朋友,就跟大黄狗和大狸猫叨咕叨咕自己心里话,这大黄狗和大狸猫好像能听懂,有时候还点点头。有时候用爪子挠他一下,表示亲热。

这嫂子对老二不好,就是想把他撵走。但时间一长,看撵不走老二,又怕老二分财产,就想把老二害死。她要给老二吃的东西放毒药,但这么大事需要跟她男人说。可老大再怎么说,跟老二也是一奶同胞,怎么可能害死自己弟弟?但架不住媳妇老在他耳边叨咕,他一想,如果没了老二,家产就都是自己的。也就睁一眼闭一眼的,装不知道。

大嫂看老大不做声了,就开始她的行动,包饺子,用白面包的饺子放了毒,荞麦面的饺子没有毒,大嫂就跟老大说了。她说的时候,被大狸猫听到了,大狸猫一溜烟就跑到地里,告诉老二,你大嫂要害死,她今天包饺子,白面的饺子放了毒,你可别吃,你就吃荞麦面的饺子。

等到了晌午,老二回家准备吃晌午饭,大嫂就把白面饺子端上来,说;二弟辛苦了,大嫂今天犒劳你,给你包的白面饺子,里面还放了肉。因为家里没有白面那么多,我和你哥吃荞麦面的饺子。傻子老二心里早明白了,就说:大嫂,我不爱吃白面的,就吃荞麦面的饺子。

老二就自己去盛荞麦面饺子,而且吃的快,一会就把荞麦面的饺子都吃了。大嫂是想给拦住,但怕露馅,也不敢说。看老二把荞麦面饺子都吃了,她也不敢吃白面的饺子,结果她和老大只能饿了一顿。

大嫂看这一计不成,她不甘心了。第二天继续包饺子,这次把荞麦面饺子里放毒,白面饺子里没有毒。大狸猫又发现了,很快跑到地里,告诉傻子老二:傻子,这次你嫂子在荞麦面饺子里放毒,还是想害死你,你可千万别吃,今天就吃白面的饺子。

等老二回来吃晌午饭,大嫂就把荞麦面饺子端上来,说:二弟,嫂子昨天不知道你爱吃荞麦面饺子,今天又特地给你做了荞麦面饺子,趁热快吃吧。老二这次说:嫂子,我昨天吃荞麦面饺子肚子不舒服,今天我吃白面饺子。老二说完自己去端白面饺子,又把白面饺子都吃了。给大嫂气够呛,连着两天晌午,不但没害死老二,还害得自己两天没吃上晌午饭。

大嫂这次想,看来老害死不成老二,那就算了,不害死他,把他撵出家吧。大嫂就把这主意跟老大说了。这次被大黄狗听到了,大黄狗就跑到地里,跟老二说:你嫂子要把你撵出去,撵就撵吧,如果问你要什么,你就是去地头那个窝棚去住,你就要我和大狸猫,别的东西都不要。

大黄狗是老二忠实的伙伴,老二当然就听大黄狗的话。老二回到家,他哥老大就跟他说,树大要分枝,兄弟大了要分家。老大说了一通要分家的理由,最后就说了:你嫂子问你,你要什么东西,你就拿什么东西。老二就说:我啥也不要,就要地头那个窝棚,我去那住,我就要大黄狗和大狸猫,还有我干农活的家伙事。

嫂子一听老二这么说,赶紧说:太好了,好好好,就这么办。可把嫂子给乐坏了,心说这老二是傻,值钱的骡子马等他都不要。

哥俩分了家,傻子老二就住地头的窝棚,平时由大狸猫给看家,大黄狗跟老二去地里干活。大黄狗很能干活,狗拉犁很快,老二干活实在,种地也是好手。分家之前,老二是主要劳动力,老大都不怎么干活,现在分家了,老大也只能自己干农活了。

老二有大黄狗帮忙,老二又勤快,侍候的地也快。老大见自己一块地还没侍候好,老二已经侍候好两块地了。于是老大就去问老二:你干活怎么这么快呀?你是怎么干的?傻子心实在,就说:不是我一人干的,主要是大黄狗干的,我就说一声,打一鞭子要天转,打一棒子要天晃,打一鞭子走八千,打一棒子走完趟。那狗就拼命干活,我都跟不上它。

老大一听,就说:二弟呀,我是实在忙不过来,你把大黄狗借我两天吧。老二为人实在,跟大哥终归是一奶同胞,哥哥那边忙不过来,就把狗借给老大。

可是狗到了老大那,不论老大怎么打怎么喊,那狗就是一动不动,老大一气之下,就一棒子把大黄狗打死了。

过了几天,傻子寻思哥哥用大黄狗干活应该干得差不多了,就来找哥哥要狗。老大说:它到我这,怎么说也不给我干活,我一气,就一棒子把它打死了。傻子问:你打死了,给放哪了?老大说:就扔地边了。

老二一听,就伤心地哭了。老二把大黄狗尸体背回自己地头,就埋在一小土岗,说来也奇怪,到了七天头上,狗坟上长出一颗柳树,(满洲人有祭祀柳树传统,满洲每个部有自己图腾,满洲公共的动物图腾就是海东青,植物图腾就是柳树。满洲人练习射箭,也有射柳的传统。)这柳树长得特别快,老二看树枝和叶子长的非常好,他就用柳条编了一个柳条小筐,把小框挂到房檐出,他平时就叨咕:南来的燕,北来的燕,到了我筐里下两蛋。

说来也是奇怪,每个燕子飞过的时候,还真到筐里下蛋,筐了的蛋越来越多,傻子一个人,吃也吃不完。嫂子听说了,就跟老大说:你去把老二筐借来,也给咱们下点蛋。

老大就把筐借回家,挂在房檐,他也叨咕:南来的燕,北来的燕,到我筐里下个蛋。您还别说,每个飞过来的燕子就到筐了去一会。嫂子看到,可乐坏了。等她把筐拿下来一看,里面没有蛋,全是燕子拉的屎,燕子屎都拉满筐了。给嫂子气坏了,把筐折把几下,就扔灶坑了烧了。

过了几天,老二家了的蛋估计也吃完了,就来找嫂子要筐,他嫂子气呼呼地说:这燕子到我这来,一个蛋也没下,倒是把筐下满了屎。我一气就把筐扔灶坑里烧了。


老二很伤心,就到灶炕里去扒,扒来扒去,从烧的灰里找到一个比黄豆粒大点的豆粒。老二想这就是筐留下的东西,就把豆粒拿回家。

第二天,一看这豆粒变成金豆粒,老二拿起来掂掂,还挺沉,还真是金子。傻子把金豆粒换了很多银子,买了地,盖了房子,日子一天比一天好了。

嫂子看到傻子的草窝棚变成大瓦房,这怎么来这么多钱?就让老大去问问老二怎么发财了。老二是实话实说,说是从灶坑里扒扒灰,扒出一个金豆粒。

嫂子一听,这我家灶坑,我也去扒。嫂子扒来扒去,还真扒出一个黄颜色的豆,看着真像是金子。嫂子就瞪着眼睛看,想看着变金子。但糟糕了,豆爆炸了,把嫂子的眼睛给炸瞎了。民间话是王八掉灶坑了,窝气又憋火。给嫂子气的够呛,没几天,给气死了。

这个故事的版本非常多,有的就是用的语言不同,都是大同小异,如有的说打一棒子,摇天晃,追一追,满天飞。总的意思,就是说明人不能太尖,不能坏心眼。想害人,最终是害了自己。好人有好报,坏人也终究会遭到报应。

满族文化网编写原创文章出品。


摘自:https://new.qq.com/rain/a/20211113A09R9600

ONOFF
即划即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