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定远 --教授满语学者 -- 台湾 【满族人物】

管理员 2019-07-30
0 3140

广定远 为广禄先生(台湾大学历史系满文教授)之子

台湾满族协会成立了满文研究所,由广定远教席,传授满文,先后结业四十余人

现在人过年自己写春联的不多,写满文春联的当然更有限。不过在广定远先生的家里,他却是年年自己写春联,而且像名书法家一般,当眾挥毫,一气喝成。现在就把他自己写的满文春

现在人过年自己写春联的不多,写满文春联的当然更有限。不过在广定远先生的家里,他却是年年自己写春联,而且像名书法家一般,当眾挥毫,一气喝成。现在就把他自己写的满文春联公诸於世,请大家欣赏。

广氏满文春联並不拘於俗语成例,经常是即兴的创作。像下面这一幅满文字,译出罗马字是「aisin indahUn yendeme mukdembi」,直译成汉文是「金狗兴旺」,而广氏的解读是「金狗旺旺」,因为今年是狗年,取「旺旺」与「汪汪」的狗叫声同音,饶富趣味。字就放在饭厅里,每位嘉宾到广府用餐时都会看得到。

台湾广定远老先生家里的满文春联

下面这一幅满文字,贴在广家客厅旁的孙儿臥室,译出罗马字是「wesihun bayan gosin onco」,直译成汉文是「富贵仁厚」,表现出广先生对子孙后代的深深期许。

台湾广定远老先生家里的满文春联

另一幅满文对联贴在广家大门上,译成罗马字是「ice aniya amba urgun,sibe enen arbun sain」,译成汉文是「新年大喜,锡裔定远」,锡裔指锡伯族后裔,而定远的满文直译是「十善」,代表兄弟的排行第十。

台湾广定远老先生家里的满文春联

广先生说写字要有些灵感,微醺的时候写得最好,所以他抱了一瓶洋酒跟他的对联合影,以说明两者之间的密切关係。

台湾广定远老先生家里的满文春联

下一幅满文春联写得也是「ice aniya amba urgun 新年大喜」,贴在广家侧门上,跟在大门上的字左半部內容相同,排法却有些变化。

很多人说满文是死文字,满语是死语。其实语文的死活全存乎一心,有心使用,咸鱼翻生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广氏的满文春联似乎就印证了这种想法。

台湾广定远老先生家里的满文春联

附带提供一幅广定远先生去年(2005)的满文新春对联作品「aisin coko urgun isibumbi, booi gubci hUturi alimbi 金鸡报喜,闔第纳福」,以供参考。这幅字的原件,已经在过年的时候从广家的大门上撕下拋弃了,换上了狗年新作,因此现在大家看到的是由电脑缮写的仿品。观赏起来,字体工整有余,灵气却嫌不足,当然无法与广氏书法真跡相比,由此可知,书法的韵味是如何的难能可贵的了。文字如下:

 台湾广定远老先生家里的满文春联 

2007年补记

台湾广定远老先生家里的满文春联

猪年新春试笔,广定远先生当眾挥毫。其实写满文用的是麦克笔,跟毛笔无关。 台湾广定远老先生家里的满文春联

2007年广先生在圣严法师的「和敬平安」题字旁题上相同意思的满文

「hUwaliyasun ginggun elhe taifin」

 台湾广定远老先生家里的满文春联

2007年广宅大门內侧满文对联


 台湾广定远老先生家里的满文春联

2007年广宅大门外侧满文对联

摘自:http://www.fs7000.com/news/?4870.html

满语学习 满文满族语言学习 十二字头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40142877


《尼山萨满全传》是2007年由映玉文化出版社出版的一部作品,作者是德克登额 / 张华克 / 广定远。

ONOFF
即划即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