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外国人为何称中国为契丹、桃花石?

满族文化网出品 2019-02-13
0 1628

国泰航空中的Cathay原意是契丹。

我们知道,西方对东方的民族不是很了解,曾错误把满洲称为鞑靼,革命党也表示蔑视满洲人,也喊出口号驱逐鞑虏。实际上,西方不仅对满洲不了解,对中国也就是古代中原也不了解,长期就是错把契丹、鲜卑看作是中国。

中国曾有一个名字叫契丹,这广告都打到美国了。

契丹(Khitan)是中世纪欧洲国家对中国的称号,长期以来欧洲人对中国的认识,多为模糊之词,称呼也不统一,在众多关于中国的叫法中,部分欧洲国家曾使用契丹。第一个称中国为契丹的是马可波罗在《马可波罗游记》此书将元朝称契丹。但真正使欧洲人为中国给定统一专名的是意大利来华的传教士利玛窦,他在1605年寄给意大利的信函中断定中国就是马可波罗的契丹。

Китай从词源上讲来自蒙古语“乞塔”,原来专指中国北方的少数民族契丹,欧洲人称中国。这一词义因13世纪蒙古的西征逐步扩大,而蒙古人称中国北方为契丹,通过蒙古人转手给欧洲人,该词泛指中国。在蒙古人统治下的地区以及与这些国家和地区有交往的国度,都已习惯用Kitai来称中国。公元1404年西班牙公使克拉维约赴撒马尔罕觐见帖木儿汗在《克拉维约东使记》用契丹来称呼中国。大部分欧洲人从15世纪开始称中国为契丹,这并非源自契丹强盛之故,俄罗斯从伊凡三世(1440年-1505年)开始学习西方文化,俄罗斯按照当时欧洲部分国家的习惯称中国为契丹。在金帐汗国时期,很多突厥语和蒙古语的词根和词汇进入了古罗斯的语言,蒙古人称中国北方为契丹,后该词泛指中国,而俄罗斯受鞑靼蒙古的桎梏近250年,加上蒙古武力强盛,国祚长久,也按照蒙古人的习惯称中国为契丹。

“契丹”这一称号在由东向西的传播中逐渐演变:

蒙古语:Хятад(Khyatad) / Kitad

维吾尔语:خىتاي, Xitay

哈萨克语:قىتاي, Қытай, Qıtay

喀山鞑靼:Qıtay

俄语:Китай(Kitay)

乌克兰语:Китай(Kytay)

保加利亚语:Китай(Kitay)

波兰语:Kitaj

斯洛文尼亚语:Kitajska

中世纪拉丁语:Cataya, Kitai

意大利语:Catai

西班牙语:Catay

葡萄牙语:Cataio

法语、英语、德语、荷兰语、北日耳曼语支:Cathay

现时突厥语族和斯拉夫语族的多数语言中仍把中国称为“契丹”,如俄语中的Китай。在英语中,由“Khitan”演变而来的“Cathay”也是中国的雅称,但多用于诗歌中。这个词语在汉语中有时被译为“国泰”,如国泰航空(Cathay Pacific)、国泰电影院(Cathay Theatre)等。

现在据有人统计,有近十个国家称呼中国为契丹。

历史上契丹确实强大一时,那为什么会把契丹与汉人给混肴了呢?

首先混在服装上,参考契丹出土古墓壁画,汉人、契丹无大区别。.其次文字,虽有契丹文,契丹文外形也很像汉字,对外国人而言,看外观差不多,反正他们都不认识。而且外文书有的也是用汉字书写。汉化的契丹唯有发饰与汉人不同。也难怪他们曰中国为契丹。

对中国称呼契丹,最早可能是蒙古人,并把这一称呼带给中东和欧洲。

有人认为,蒙古语称汉人为hiatad是“瘦小、干瘪”的复数形式,契丹hiadan在蒙古语里是“山崖、岩石、山峰”的意思,两者读音相似。所以外界就把蒙古人对汉人称呼变为对中国的称呼了。

古突厥语称“中国”为桃花石。“桃花石人”、“桃花石汗”分别是“中国人”、“中国君王”的意思喽!

南宋末年,李志常所著的《长春真人西游记》中说,当地的土著群众汉人工匠的技艺,赞叹道“桃花石(中国汉人),诸事皆巧”。这应该是“桃花石”这一词汇出现在汉文著述中的最早记载。

成书于1072——1074年间的那本名著《突厥语大辞典》,对“桃花石”一词做了再清楚不过的解释:“桃花石,此乃摩秦国之名。上秦,地处东方,被称之为‘桃花石’;中秦,被称之为契丹;下秦,被称之为巴尔罕,也就是喀什噶尔。”这也就是说,当时此书作者,自称是“桃花石”人——中国人,而称自己的可汗是“中国的君王”。那么,这里的“摩秦”,或译作“麻秦”、“玛秦”,明明白白指的也就是中国了。这不奇怪,至今,还有印度、土耳其等国称呼中国,就叫做“秦”。

桃花石(tavγač)借自“拓跋氏”。“拓跋氏”系鲜卑的一部族,就是“拓跋氏”建立了北魏帝国。

19世纪末发现于蒙古高原鄂尔浑河与土拉河流域的鲁尼(Runic)字母古突厥文碑铭,给拓跋一词的研究提供了新资料。阙特勤碑、毗伽可汗碑及稍晚发现的暾欲谷碑,都有一个专门的名词(鲁尼文是自右向左书写)指代唐朝,其罗马字母转写形式为t(a)bg(a)?,或作tabγač,也写作tabgatch等形式,都是古突厥文的西文转写。

这个指代唐朝的名词,本义究竟是什么,经历过长久的争论。夏德(F.Hirth)提出tabγa?是“唐家”一词的突厥文对音转写(后来桑原骘藏在此基础上提出“唐家子”一说,当然也指唐就的鲜卑拓跋建立的意思),他还指出tabγa?与拜占庭历史学家TheophylacteSimocatta所提到的Taugast,以及《长春真人西游记》里用来称呼汉人的“桃花石”一词,应有共同的语源(etymology)11。这就把突厥碑铭资料与传世的文献史料结合了起来。问题是,Theophylacte Simocatta所讲述的Taugast国内对立的两个政权之一渡过大河实现统一的战争,一般认为就是隋平陈的战争,时间早于唐。

现在我们知道俄罗斯境内有一支蒙古人,称为图瓦人,而且俄罗斯联邦内有图瓦共和国。大清国的时候称乌梁海,有的认为图瓦一词也是来源拓跋。乌梁海蒙古人有一部分加入满洲,老姓乌梁海氏,汉姓一般改姓梁。

作者富察春兵

满族文化网出品,转载请注明

ONOFF
即划即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