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满洲旗人老王佳的故事

满族文化网 2019-02-13
0 2966

初七是“人日子”,今儿的故事也离不开这个“人儿”的年故事。今个讲辽东凤凰城白旗老王佳的年故事。

辽东凤凰城白旗,之所以由此一地,源自于老王佳。大清早期,康熙爷二十四年,原在北京内城定居三十多年的满洲镶白旗王佳大爷摊了回拨外差,举家回拨辽东。在大清朝得了天下,坐稳了江山以后,满洲八旗坐享天下那时候就成疯了。所以旗人谁家也不愿意离开北京,更别说戍边打仗了。可是朝庭自己也有难处,皇帝也有自己的难处。一是八旗制度的军民合一,披甲军人和家眷、奴仆都享受供给,朝廷有些应付不了。但是八旗制度是大清基业的根基,又不能取消,于是就有计划地回拨辽东一部分八旗驻猎看边戍边,实行供奉逐年递减,自给自足丰衣足食的政策。开始的时候就是挑一些获罪的八旗家族,重罪从轻,甚至死罪都豁免,然后再给予皇恩,将其家族回拨辽东,看边戍边。老王佳大爷因族人和亲家在军中人数众多,驻猎福建和广西期间俘虏和购买汉人为奴补充旗内汉军绿营超过定例,家族势力超出大清定例给奉上限。朝廷在裁撤三番之后,也对八旗内家族势力过大的新满洲和归化满洲有所提防。再加上王佳大爷当时得罪了当朝内大臣某人,被削了军中官爵,降了俸禄,全家回拨辽东凤凰城。

厢白旗老王佳回拨辽东凤凰城,驻猎地就登记红册子定名凤凰城厢白旗后营子、后堡子,历经三百多年,而今就是辽宁省丹东市凤城县白旗镇后营子村和后堡子村民小组。

老王佳的年故事,不讲英雄也不见神话故事。老王佳的年故事是“人故事”。老王佳,是归化满洲,老王佳的年故事也远远早于罕王故事和大清故事,可能早于大明,可能早于大金。老王佳的王是大金的皇家赐姓完颜,早在大明朝的时候就使用了汉字王。究竟老姓是那拉还是胡该,还有别的什么,说法就很多。因为王佳氏族特别大,多数都是大金数代的有功之臣,被赐姓王,所以族群内部差距还是巨大的。凤凰城白旗的厢白旗老王佳,祖辈来自于长白山西麓,世代相传为满洲人,老故事都是罕王努尔哈赤举事之前的“人故事”,都是生活,不是神话,也不是大英雄的永报皇恩故事。

王佳老早年间有先人图里,居住在长白山三道沟,以冬季进山撵狍子、打兔子、狐狸和野鸡为生。冬季在长白山原始森林的雪原上驰骋,保护好脚就是一门大学问。老年间,老王佳满洲先人足下是用猪皮撕成条,扭成麻花筋,编织而成的杌鞡,跟今天的大皮靴子相近,里面趁着一层厚皮子,再里面有羊绒毛呢。猎人冬季在长白山雪原中跋涉,一百天,靴子内就会出汗潮湿,冬季天冷,不能干燥。第二天就必须更换靴子内的保温材料。羊绒为最好。不过羊绒不容易干燥,价格也昂贵,当时老王佳图里大爷就使用“杌鞡草”。所谓杌鞡草,是一种野草,一墩一墩生长,草叶呈针状,细又长,比头发细,一尺多长。杌鞡草秋天苦霜降之前割下来,背阴处阴干,阴干后需要逐棵草针用手搓出来,然后再一把一把的搓,直到最后一大柳一大柳地搓出来。搓过的杌鞡草在用木梳梳理,理顺,层次分明,一把一把揉成团,困在仓舍里,不见太阳不见风,不潮、不干、不霉、也不碎。冬季猎人进山的时候用冰爬犁拉着,每天拿出来若干团,塞进杌鞡靴子里面,脚尖、脚底、脚背都絮上杌鞡草,形成厚厚的保温层。每天更换一次。

图里在堡子里杌鞡草梳的好,每年老秋以后,都会看到图里进山割杌鞡草,回家晒杌鞡草,在炕上搓杌鞡草,在场舍里团杌鞡草。天天不断,直到一大墩子的杌鞡草梳好。直到天开始下雪。

起初,邻居们都笑话图里,说老王佳这个图里干活磨蹭,弄点草能墨迹一秋天。可是渐渐地,人们在实践中认识到追山之猎人,冬季进山脚的保温是多么的重要。一次脚指头冻伤,就会耽误三年进山,一次脚趾冻残,就会一辈子再也进不了山,打不了猎,而一次脚冻坏,都有可能就此丧命。

同样都是冬季进山追猎的长白山居民,图里大爷一辈子快乐的生活在白山黑水,不曾受伤害,家族后代辈辈相传。本就是一个精细和用心做好每一样细微的小事儿。图里老祖梳杌鞡草不算什么,可是这杌鞡草梳的好,一冬天狩猎就不遭罪,不要受伤,家族就有进项,生活就会幸福。看似小事儿,做好了就不容易,生活就是如此,小节是基础,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拘小节难以成大事。

作者凤城白旗三台

ONOFF
即划即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