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真的起源与兴起

管理员 2019-01-20
0 836
女真的起源与兴起

女真作为族称出现在辽、五代时期,但他们的历史却源远流长。商周时期,我国北方居住的古老的肃慎人,就是女真人的远祖。传说早在虞舜时期,肃慎人就曾贡献弓矢。禹定九州,周边诸族“各以其职来贡”,其中也有肃慎(息慎)。周武王时,曾贡“楛矢石砮”;成王既伐东夷,又来贺,受赏而归;康王时再入朝。周人在列举其疆土时,称“肃慎、燕、毫,吾北土地”。可知女真是一个有悠久历史与文化的古老民族,并且很早就同中原各族建立了联系。

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肃慎人与周围各部族不可避免地发生频繁的交往和联系。后汉时,称“挹娄”。南北朝时,称“勿吉”。隋唐时称“靺鞨”。勿吉有粟末、伯咄、安车骨、拂涅、号室、黑水、白山等七大强部。隋唐时期,靺鞨七部名称与勿吉七部相同,其部名当以居地为别。唐武则天时,粟末靺鞨首领大祚荣建渤海国,隔断了黑水与唐的联系,其余五部皆附于渤海。渤海灭亡,居民南迁,黑水部才自黑龙江中下游南迁至渤海故地,并以女真之名见于记载。

“女真”实即古“肃慎”的不同音译。作为族称是本族人的自称,有学者认为其意是“东方之鹰”,即“海东青”。在汉文史籍中,有“羽真”、“虑真”、“朱先”、“周先”、“诸申”、“珠里真”、“主儿扯惕”等不同写法,它们是不同时期、不同民族对女真自称的不同音译。辽朝灭渤海,女真南下,同辽接触增多。辽朝势力深入到女真各部,女真人遂成为辽朝的附庸。

南下的女真人很快便同五代各政权和辽朝建立了联系。他们向中原的后唐等割据势力派遣使者,同时与辽朝的接触也日益频繁。辽太祖时,曾对女真用兵;太宗及其以后诸帝时,则不断有女真人向辽贡献的记载。由于女真各部发展水平和居地远近不同,与辽建立联系的时间也有先后,来往的密切程度也不尽一致。这一时期,不论是朝贡还是扰边,都是分散的女真部落的个别行动,他们还没有形成统一的整体。辽圣宗时,加强了对女真诸部的控制,并依据其同辽的关系和社会发展状况将他们分为系籍女真和生女真两大部分,采取了不同的治理方式。

系籍女真

系籍女真也称为“系辽女真”、“系案女真”,包括熟女真和回跋(又作回怕、回霸)。

熟女真 早在渤海时期,鸭绿江和图们江以南的合懒甸(今朝鲜咸镜北道、咸镜南道一带)居住着大批女真人,前者称鸭绿江女真,后者称合懒甸女真和浦卢毛朵女真。渤海灭亡后,他们南与高丽、西与辽为邻,与双方都有较为密切的联系。曾于辽会同初年遣使朝觐和贡献方物。在高丽先进经济、文化的影响下,这部分女真人已经步入从原始社会末期向阶级社会过渡的历程,出现了私有制,内部的阶级分化产生,社会发展水平已明显高于他们北方的同族。对财富的需求,促使他们向外发动掠夺战争。辽保宁五年(973年),“女真侵边,杀都监达里迭、拽剌斡里鲁,驱掠边民牛马”,这部分女真人当是鸭绿江女真。此后又曾袭击贵德州(今辽宁抚顺)和归州(今辽宁盖县与复县之间)五寨,剽掠而去,成为辽朝东境的边患。辽圣宗即位后,发动了对女真和高丽的战争。统和初年,先后以宣徽使兼侍中耶律阿没里、林牙萧恒德和枢密使耶律斜轸等将兵东讨,俘获女真人口 10 余万,马20 余万。迫使女真术不直、赛里等八族内附。

为了分散女真人的势力,割断他们与本部的联系,减少女真对辽朝东部边界的威胁,辽朝将这部分内附的女真人安置在东京辽阳之南,编入辽朝户籍,使之向辽提供赋税和兵役,称熟女真,也称曷苏馆(又作合苏款、哈斯罕、合苏衮)女真。熟女真建有大王府,首领可建旗鼓号令诸部,称都大王。各部也分别设大王、惕隐,管理本部。军事归南女真汤河司管理。此外,熟女真中可能也包括了一部分东海女真(黄头女真)。

回跋以辉发河流域为中心的女真人称回跋,居住在南至咸州,北至粟沫江的山谷中。辽太祖灭渤海时,也已深入到回跋境,迫使他们降附。回跋也是系籍女真,但辽朝对他们的控制比熟女真宽,许其与生女真诸部往来,由咸州兵马司处理与回跋部相关的各项事务。这部分女真人当是《辽史》所称的北女真。

生女真

居于松花江、牡丹江流域及其以东广大地区的女真人,“地方千余里,户口十余万,散居山谷间,依旧界外野处,自推雄豪为酋长,小者千户,大者数千户,则谓之生女真”。生女真各部发展水平不平衡。辽初,有大小数十部,彼此不相统属,并分别与辽朝建立了隶属关系,但不入辽籍,平时由本部首领统辖,定期向辽贡献马匹、东珠和海东青等土物。遇有军事征伐,则需按辽朝统治者的旨意,派兵从征。辽朝中期,数十部女真人逐渐形成了蒲察、乌古论、纥石烈、完颜等几个部落联盟,开始了由原始社会向阶级社会过渡的进程。

完颜部是生女真中发展较慢的部落。渤海灭亡后,才开始从黑水部祖居地南迁,尚处于了无条教、漫无约束的状态。相传完颜部始祖函普由高丽迁入该部,调解了完颜氏与邻族的纠纷,被完颜部接纳为本部人。至其四世孙绥可,“耕垦树艺,始筑室,有栋宇之制”,改变了黑水部夏逐水草,冬则穴处,迁徙不常的原始状态,定居于按出虎水(又作安出虎水、按出浒水)之侧。从此,完颜部加快了发展步伐。

绥可之子石鲁,着手改变“生女直无书契,无约束,不可检制”的状况,“稍以条教为治,部落寝强”。他绥抚和征服了青岭(今吉林平岭及南楼山一带)、白山、苏滨(大绥芬河)、耶懒(今俄罗斯塔乌黑河)等地的女真部落,组成了以完颜氏为核心的生女真完颜部部落联盟。大约在辽圣宗时,完颜部成为辽朝的属部,辽以石鲁为惕隐,使之管理完颜部联盟。

石鲁之子乌古乃继续扩大完颜氏部落联盟,将白山、耶悔(又作叶赫)、统门(又作图们)、耶懒、土骨论和五国诸部纳入了联盟。同时,在帮助辽朝搜索逃亡和袭击叛部等活动中有功,被辽朝任为生女真部族节度使,他一方面借助辽朝的支持制服抗命者,一方面倾资厚价向邻部购买铁和甲胄,修弓矢,备器械,以增强部落实力。

完颜家族势力的增强招致了部内外敌对势力的挑战。辽咸雍十年(1074年),乌古乃死,第二子劾里钵继为节度使。叔父跋黑,原国相雅达之子桓赧、散达,阿跋斯水(今吉林敦化、安图以南的牡丹江)温都部人乌春、窝谋罕和活剌浑水(今黑龙江呼兰河)纥石烈部人腊醅、麻产兄弟相继起兵袭击劾里钵兄弟。经脱豁改原(今黑龙江宾县南)、穆棱水(拉林河支流)和斜堆(今吉林蛟河县境)等数次战役,劾里钵战胜了敌对势力,巩固了部落联盟,并将北至呼兰河,东达张广才岭以东和牡丹江上游地区,纳入联盟势力范围。

劾里钵之后,弟颇剌淑、盈歌相继为节度使,完颜部势力向东北发展至陶温水(今黑龙江省境内汤旺河)、徒笼古水(今黑龙江萝北都鲁河)一带;东南战胜纥石烈部阿疎,乌古论部留可、敌库德,占领阿疎城(今吉林延吉市附近)、米里迷石罕城(今吉林珲春县境)、留可城(今吉林珲春县),征服了统门、浑蠢(今吉林珲春河)、耶悔、星显四路和岭东女真诸部,将他们纳入完颜氏部落联盟,取消了他们组建部落联盟的权力,迫使阿疎奔辽。完颜部势力发展到了乙离骨岭(今朝鲜吉州境)一带,为统一女真各部和建立政权奠定了基础。

ONOFF
即划即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