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中期对建州女真进行的五次灭绝性惨无人道的大屠杀

管理员 2019-04-22
0 187

揭秘:明朝中期对建州女真进行的五次灭绝性大屠杀

在明朝中期,我们也曾对建州女真进行过五次灭绝性的大屠杀,这部分估计知道的人很少了。

下面我们就简单来聊一聊这段尘封的往事。

希望大家能够了解这段历史,让大家看到杀戮其实是潜藏于人类心底的共性,必须要理智地遏止它,从而避免这种自相残杀的悲剧再度上演。

建州女真,女真族的三大部(建州女真、海西女真和东海女真)之一,成员主要为元代建立于松花江流域的胡里改、斡朵怜、托温三万户府管辖下的女真人。

他们大概是在元明交替之际开始南迁,其中胡里改部的女真人在酋长阿哈出的带领下,迁徙到了辉发河上游的凤州,到他孙子李满住时,又继续南迁到了浑河流域。另外,斡朵怜部的女真人,则在酋长猛哥帖木儿带领下,迁徙到了今朝鲜北境,后来因不愿归顺李成桂建立的朝鲜王朝,被迫又迁徙到了浑江一带,投奔了已经在那里居住的胡里改部。还有一种说法是,阿哈出接受了明朝的建州卫官之后,主动派人去招揽的猛哥帖木儿。

总之不管怎么说,猛哥帖木儿是在公元1406年接受了明朝的建州卫都指挥使一职的,迁往凤州的时间则大概是在公元1411年。大概也就是在同年,建州卫被明朝给拆分为了两部,猛哥帖木儿被改任为了建州左卫都指挥使,这就是日后建州女真的雏形。

在凤州的这段时间里,明朝和建州女真的关系是非常友好的,猛哥帖木儿对明朝也是恭顺的。可惜的是,好景不长,到了公元1435年,明朝对北方政策从进攻开始转为了收缩防御,其代表性事件就是撤销了奴儿干都指挥使司(明廷管辖黑龙江口、乌苏里江流域的最高地方行政机构)。

而在此之前的公元1433年,猛哥帖木儿和他的长子阿古就死于了和七姓兀狄哈人的战斗中,其部众也因战败,从上千户锐减为了五百户。建州女真在这场战斗中之所以会失败,主要原因就在于明朝和朝鲜军队的介入,据《朝鲜世宗实录》的记载,仅朝鲜军队就杀害了五百多名女真人,使得建州女真“流离四散,其余存者无几。”

另外《满洲实录》对此也有类似记载,“兀狄哈人尽杀其(斡朵怜部)阖族子孙,内有一幼儿名凡察,脱身走至旷野,后兵追之,会有一神鹊栖儿头上。追兵谓人首无鹊栖之理,疑为苦木桩,遂回。于是,凡察得出,遂隐其身而终焉。满洲后世子孙俱以鹊为神,故不加害。”

其实,这里的凡察并非神话人物,而是猛哥帖木儿的异母弟弟。他在躲过追兵之后,找到了猛哥帖木儿的次子董山,叔侄二人收拾了溃散的部众后,再次和胡里改部重新汇合。在这期间,由于董山和叔父凡察发生了矛盾,后经过明朝的调解,将建州又重新分成了三卫(即建州卫、左卫、右卫),董山执左卫印,凡察领右卫,李满住仍居建州卫。

这样的调解固然有建州内部斗争的原因,但同时也可以看出,明朝为了防止女真强大而采取的分而治之策略。

这三人中,董山最为厉害,很快就将左卫发展成了三卫中实力最强大的,结果引起了明朝的猜忌,于是趁着他来边市贡马的机会,将其抓了起来并加以杀害。同年九月,明军又联络了朝鲜军队,在24日向建州左卫发动了突然袭击,杀死了女真人数千名,并将其多年的积蓄洗劫一空。

在这场劫难中,毗邻的建州卫也未能幸免,李满住和他的长子古纳哈也一同被杀。

这是建州女真第三次遭到明朝和朝鲜的联合屠戮,前两次发生在公元1433年和公元1467年。随后,明朝和朝鲜又在公元1478年和1479年,连续两次围剿了建州女真,对该地区进行了毁灭性的破坏。从《朝鲜世宗实录》的记载来看,当时两军约定“可屠者屠之,尽灭乃矣”的方针,完全就是打算将建州女真全部灭绝。

在这前后长达四十五年的时间里,针对建州女真的五次屠戮,使得这个民族受到了空前绝后的破坏。

据《明世宗实录》中的记载,从公元1552年,明朝官员在谈论东北边事的时候说,建州女真“至今五、六十年未反侧”,我们可以看出,经过这五次大屠杀,建州女真一直到明朝后期的嘉靖、隆庆年间才得以逐渐恢复。

另外从朝鲜史料给出了建州女真人口来看,当时三卫一起加起来也不过万余人而已,其壮丁最多不过两三千人,就算对是明朝边境有所骚扰,其规模也是微不足道的,完全可以通过比较和平的政策加以调和,可明朝却自恃强大、不分青红皂白将其一窝端,其残暴程度可见一斑。

这五次屠杀的人数所占整个民族的人口数,可以说是达到了种族灭绝的程度。

那么明朝为何会采取如此的残暴的政策呢?

1.明朝对弱小民族一贯以来的高压政策

2.来是明朝边臣急于立功,不惜用女真平民的鲜血来换取军功章的罪恶心态

3.建州女真,因为自身生产能力无法适应不了人口的快速增长,所以对明朝和朝鲜边境进行一些劫掠活动

我们知道,边臣必须通过军功才能升迁,在眼瞅着西南的同僚,通过对少数民族的征服而步步高升后,东北边境的明朝将领自然也不甘落后,而建州女真就成为了他们首当其冲的屠杀目标

这从因成化三年之役而加封武靖伯的明将赵辅,在《平夷赋自序》之中得意洋洋地夸耀武功为“强壮尽戮,老稚尽俘”便可见一斑。

摘自: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585932308725509657&wfr=spider&for=pc

ONOFF
即划即译